快捷搜索:

李世民也有想娶却娶不来的女人

有人要出宫,却有人要进宫。

隋朝旧臣通事舍人郑仁基有一个女儿,年岁十六、七岁,边幅殊绝,聪颖贤慧,为当世所未有。长孙皇后据说后,亲身前往探访,颠末一番对话和懂得,皇后觉得是皇宫嫔妃的很相宜的人选,就向皇上提出建议,将她纳入皇宫。既然皇后亲身考察过了,感觉没有问题,太宗就满心欢乐地准许了。既然是皇后亲身相中的,就不能在后宫职位地方太低,太宗抉择给这个还未见过面的女子一个“充容”的身份。于是,太宗就下达了圣旨。在朝廷投递圣旨的官员还没有启程之前,恰在这个时刻,魏征听到了一个相反的消息,说郑仁基的女儿着实之前已经许配给陆氏了,然则迫于压力,主动让了出来。魏征感觉这个工作非同小可。就急急乎乎地赶进宫,要求进见皇上。听到内官传递是魏征哀求进见,而且很急的样子,就令宣魏征进见。魏征沿着宫廷外的石阶一起小跑,进宫还气喘嘘嘘的,他一边施礼,一边说:

“陛下,臣有紧急的工作要禀报。”

太宗说:

“什么事使得卿如斯的慌忙啊?”

魏征见到皇上今后,轻细沉着一下,然后以他素来措辞的语调说道:

“陛下作为世界人的父母,抚爱庶夷易近,就该当以庶夷易近的哀愁为自己的哀愁,以庶夷易近的快乐为快乐。自古以来,有道的君主都因此庶夷易近之心为心,以是,君处高台楼榭,则庶夷易近也有房屋可栖身;君主吃膏粱,也盼望庶夷易近不受饥寒;君主拥有妃嫔,也想庶夷易近有家室的欢畅,这是作为君主的恒常之道。”

太宗回答说:

“卿说的很对,朕不停都努力这么去做,恐怕自己有亏待庶夷易近的地方,以是常常反躬自问,朕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,是不是对庶夷易近有利。只是朕本日不明白,卿这么慌忙地赶来宫里,是为了讲述这个事理,这个事理卿曩昔也对朕讲过啊,卿讲过的事理,朕怎么会忘怀呢!”

魏征的要领便是,他先要给说一个你乐意吸收的事理,当你吸收了他讲的这个事理的时刻,然后他才拿出他想说的工作,此时你就不得不跟他往下走,着末的结论很可能是你不乐意吸收的,但你又不得不吸收。他措辞一贯是缜密的,以是,他决不肯一开始就把想要说的器械合盘端出来,这便是他为什么促忙忙地赶来,却要慢条斯理地说的缘故原由。看到天子的立场依然是肯定的,魏征接着往下说:

“臣据说郑仁基的女儿早已许配人家了,现在陛下却决心把她娶进宫来,而没有仔细打探清楚该女子是否已经许配人家。这件事在四海传播开了,庶夷易近会怎么看待?他们会觉得陛下行的不是为夷易近父母之道。臣以为,这件工作虽然还没有完成,但生怕一旦传播开来,会侵害陛下的权威,以是,臣不敢把这件工作暗藏在心里而不向您申报。君主的一举一动,都邑被纪录下来。臣望陛下改变主见。”

太宗听到魏征这么讲,大年夜为吃惊,反问道:

“有这等事?朕怎么就没有听她已经许配给人了呢?”

“臣已经打探清楚,确有此事。”

“糟糕,这事怎么办?圣旨已经发出了,怎么能够收得回来?”太宗有点发急了。

“送圣旨的策使还没有启程,圣旨还没有送出去,这便是臣这么慌忙赶来向陛下陈诉请示的缘故原由。”

“那么,停发圣旨。”太宗对内官叮嘱道。然后,太宗拿起御笔,亲身给郑仁基写了对此事的回复,并深刻自责,说自己没有细问清楚,差点办错了大年夜事,此类工作今后必当审慎,不能与夷易近争利。并令了债这个女子给她的未婚夫陆氏。

这个时刻魏征舒了口气,拜别了皇上,慢悠悠地从宫门走了出去。

可是,工作并没有这么简单。皇家干事,一旦法度榜样启动了,就难以刹得住车。这边宫内外都在为皇上迎娶新的“充容”在做筹备,皇家的聘礼车队也即将启程。这里天子却又发出了停办的指令,这统统来得都太忽然了。于是,左仆射房玄龄、中书令温颜博、礼部尚书王珪、御史大年夜夫韦挺等,又到太宗那里去申报说:

“郑仁基的女儿被许配陆氏的说法,没有显着的证据。这边与郑家约定日期,送聘礼的皇家车队已经束装待发了,弗成以终止,否则,会引起各种预测。”

太宗也感觉挺尴尬的,此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的了,娶了郑仁基的女儿,会像魏征所说的“不是为夷易近父母之道”,不娶吧,则彷佛又掉信,皇家的规矩是诏令一旦完成,就不能不发的了,而发了就不能篡改的。在武德年间,萧瑀曾经由于高祖在几天内变动诏令,提出过规劝,说皇家的诏令不能朝令夕改。太宗想了想,对群臣说:

“这样吧,策使和聘礼都暂时不要发了,有关部门再行访察,弄清楚真实环境再做抉择吧。”

群臣才这才散去,各行其责。访察还没有结果,传说中的郑仁基女儿的未婚东床陆爽却送来的抗表书,上面说;

“我父亲还健在的时刻,与郑家交往频繁,时常互相馈赠礼物,但没有婚姻交涉,更没有订立亲戚关系。只是外人不知道详情,于是妄加预测,以谣传讹。”

获得了陆爽的这份表书,大年夜臣们彷佛就有把握,都来劝进。太宗又开始动心了,他把魏征找去,说:

“群臣劝进,尚且可以看作是顺旨,可是,陆氏为什么要专门做这个一个声明呢?”

魏征回答:

“以臣看来,陆氏的意思可以猜得出来,他把陛下看作与太上皇相同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“太上皇刚刚平定京城的时刻,获得了一个女人,很是痛爱,把她纳入到了后宫。这个女人着实是罗敷有夫,丈夫叫辛处俭,当时是东宫的太子舍人。太上皇后来知道了这个实情后,很不痛快,于是命令把辛处俭从宫内调了出去,把他派到了万年县。而这个被夺了妻的辛处俭,还成天心惊肉跳,恐怕哪一天保不住脑袋。如今这个陆爽以为陛下本日虽然可能宽容了他,着实心里不痛快,生怕今后哪一天报复他,以是,他才反复地自我剖明,说他与郑家没有婚姻约定。他的心思也就在于此,并不稀罕。”

听了魏征的阐发,太宗笑了,说:

“卿的阐发令人信服。从陆爽的角度看来,可能应该是如斯的了。可是,朕所说过的话,确未必能让人信托,这不是做天子的伤心么!那么,就正式给陆爽下一道敕书吧,就说朕如今知道了郑氏之女已经吸收了别人的礼聘,朕出礼聘文书的时刻,没有来得及详确懂得环境,这是朕的不是,朝廷有关方面也有责任。娶郑氏女为充华的工作,该当竣事。”

然后,太宗转向魏征说:

“卿以为若何?这下放下心了吧?”

“陛下体怀下夷易近,以庶夷易近之心为心,放弃自己之爱,以玉成小夷易近之爱,臣甘拜下风。”魏征看到工作终于划上了个句号,心里痛快,免不了要颂扬太宗几句。

而太宗却回道:

“算了吧,不要夸我了!”

这件事在朝野广为传布,人们都称如今的皇上有德,不夺人之爱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